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

http://www.guytalon.com/网站地图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html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
筆趣庫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 > 娛樂超級奶爸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不同时代的游戏
    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央視一套的總監高峰,打過來的。

    這位怎麽這個時候打過來電話啊?

    心中有些疑惑,劉子夏還是接起了電話,道:“喂,高總!”

    “喂,子夏,沒有打擾你休息吧?”

    高峰的聲音從手機裏面傳了過來,他說道:

    “明天有時間嗎?我們《演說家》節目組想要在六一這一天搞一個特別節目,明天上午10點,你能不能帶月月來一趟央視?”

    “啊?”

    劉子夏愣了一下,看了在自己旁邊,正聚精會神地盯著幾個小家夥玩跳房子的月月一眼,說道:

    “高總,不好意思,我們可能趕不過去了!”

    “嗯?爲什麽啊?”高峰有點急了。

    從小小演說家開始播出到現在,也有三期節目了,但要說最耀眼、最受歡迎的孩子,也只有兩個,一個是月月,另外一個就是涵涵了。

    也就只有第一期的時候,這檔節目得到了超高的收視率,後面幾期節目的收視率,雖說比起以前其他的節目來,要好看很多,但是和第一期的節目相比,差距還是比較明顯的。

    這也是爲什麽高峰會趕在六一兒童節的時候,搞這麽一檔《小小演說家》特別節目的原因了。

    其他孩子們能不能到場,他並不在乎,他要的是月月和涵涵能夠到場就夠了!

    “因爲我們不在京華。”

    劉子夏無奈地說道:“今天淩晨3點多的時候,我們一家四口就坐飛機到了上滬,所以回去是不可能回去了。”

    “這樣啊,那可真是不湊巧了。”

    高峰聞言苦笑了一聲,說道:“本來我還想著邀請之前在節目中大放異彩的孩子們全都來呢,看來我這是出師不利啊!”

    “哈哈,高總,要我說啊,六一本來就是孩子們的節日,應該讓孩子們好好玩玩。”

    劉子夏哈哈笑了一聲,繼續說道:

    “你讓孩子們這一天去你們央視參加節目,說不定這些孩子們還不樂意去呢!”

    本來就是這麽回事嘛,一年裏面只有這麽一天,孩子們可以肆無忌憚地玩一玩,你還來這一手,不是打擊孩子們的積極性嗎?

    再者說了,孩子們要是有其他的打算,你這不就是強人所難了嗎?

    高峰愣了一下,他倒是沒有想到這一點。

    過了一會,他繼續說道:

    “那子夏,你看特別節目這樣做行不行,帶著孩子們好好去玩一天,就像是《爸爸去哪兒》一樣,用攝像機直播孩子們歡快的一天?”

    劉子夏可是國內知名的編劇、制作人,由他經手的那些綜藝節目,不論哪一檔都可以說是國民綜藝!

    既然剛剛劉子夏提出來,六一就要讓孩子們好好玩一玩,那索性就咨詢一下他的意見。

    畢竟月月不能過來參加節目,那就要想到其他吸引人眼球的節目創意了。

    “這個……”

    劉子夏猶豫了一下,看著不遠處正在跳房子的孩子們,說道:

    “高總,你們節目組的這檔特別節目,說白了就是應六一而生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確實應該讓孩子們好好玩一玩,不過……”

    “好,那明天……”

    沒等劉子夏把話說完呢,高峰就一臉興奮地打斷了他,當他聽到後面‘不過’的時候才停下來,追問道:“不過什麽?”

    劉子夏並沒有直接回答高峰,而是問道:“高總,你覺得這個時代的孩子們,最不缺的是什麽?”

    “最不缺的?”高峰想了想,試探著說道:“零食?玩具?遊戲……”

    “對,也不對。”

    劉子夏蹲下身子,讓月月靠在自己身上,說道:

    “現在孩子們最不缺的是數不清的玩具、看不厭的動畫片、吃不完的零食……

    還有多種多樣樣的電子遊戲設備,你覺得他們比起我,或者你小的時候,要快樂嗎?”

    “孩子嗎,天性單純,有的吃、有的玩,應該是蠻快樂的。”

    高峰笑了笑,說道:

    “不像我們小的時候,甭管農村還是城市,什麽掏鳥窩、鑽地洞的……呵呵,做夢也想不到,現在的孩子們能過上那麽好的生活。”

    “高總,就算是上樹掏鳥窩、下地鑽土洞,你有覺得生活不快樂嗎?”

    劉子夏嘴角噙著笑,說道:

    “無非就是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特色,如果你把這幾個不同時代孩童玩的遊戲,串聯到一起去的話,肯定會很有意思的。

    到時候既可以帶著孩子們玩遊戲,又能讓那幾位演說家的導師,演說不同時代孩提的遊戲,勾起觀衆們的回憶,也讓孩子們解鎖更多的遊戲方式。

    我想,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觀衆看的!”

    “對啊!”高峰眼睛一亮,說道:“我怎麽就沒有想到呢?”

    高峰今年也有三十好幾了,他們小時候沒有那麽多的娛樂設施,都是自娛自樂,像什麽:

    上樹掏鳥蛋、下河摸魚、打彈弓、疊羅漢、田野裏抓螞蚱、抽陀螺……

    其實說起來,這些遊戲都是有一定危險性的,屬于調皮搗蛋的那種,安全系數有待考量。

    而到了劉子夏他們這個年代,遊戲方式就多了一些,像:抓石子、跳房子、彈玻璃球、丟沙包、遊戲廳打遊戲……

    這些遊戲方式倒是挺安全的,除了一個去遊戲廳打遊戲之外,其他成本都挺低的。

    “所以啊,高總,在六一這一天,搞這樣一檔特別節目,我相信會引起很大反響的。”

    劉子夏笑呵呵地說道:“不過留給你們的時間不多了,趁著現在才三點多,你還是趕緊找編劇還有導演們,策劃一下節目吧。”

    “你說得對,謝謝你啊,子夏,回頭等你從上滬回來了,我請你吃飯。”

    高峰匆匆應了一下就挂斷了電話。

    聽得出來,高峰還是比較急切的,要不然也不會這麽快就挂斷了電話。

    看了看黑了屏的手機,劉子夏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來這次是不趕趟了。

    ……

    看著孩子們一直玩到了4點多,劉子夏才領著滿頭大汗的月月回到了自家的院裏。

    “爺爺!”

    剛一進客廳,就看到了睡了一個午覺之後,正在客廳的劉樹人。

    小姑娘立馬興奮的大叫了一聲,然後三步並作兩步地,朝著劉樹人躥了過去。

    劉樹人趕緊半蹲下身子,把月月給抱了起來,看她小臉曬得通紅,問道:“上哪玩去來啊?弄得渾身都是汗?”

    “爸,您回來了。”

    劉子夏跟在月月身後走進了客廳,笑著和劉樹人說道:“他們幾個小家夥,在後院玩跳房子來著。”

    “小夏。”

    劉樹人和劉子夏點點頭,心疼地說道:“這麽熱的天,還在後面玩跳房子,不怕中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