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

http://www.guytalon.com/网站地图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html小明视频永久播放平台
    這時安蓉蓉突然笑了起來,看著陳硬漢了聲謝謝。

    陳硬漢這才敢心翼翼的問,今到底是什麽情況。

    通過安蓉蓉他才知道。

    原來安母一直擔心她嫁不出去。

    在不斷的想給她安排相親,但是她的威名在圈子裏太盛。

    她母親介紹的英年才俊,雖然迫于各種情面。

    不得不來相親,但是在相親的表現上,一個個表現的唯唯諾諾,都怕安蓉蓉突然暴走。

    這讓她心裏非常不痛快。

    于是再一次跟人相親的過程中,假裝喝多了,把來相親的人暴揍了一頓。

    這一下圈內的人,再也沒人敢跟她相親了。

    這可把安母愁壞了。

    開始念叨起安蓉蓉。

    最後安蓉蓉抵不過他老媽。

    找了個借口,跑出來跟自己的“表妹”一起住。

    本來今是去公司找她弟弟的。

    可是在路上碰到陳硬漢,于是計上心頭。

    讓陳硬漢幫忙假裝兩人快要談戀愛了,這樣以後就省得老媽唠叨了。

    主要在一個“快要”上,“快要”的意思就是還沒有,這樣也不算她欺騙她媽,也找不了她後賬。

    陳硬漢一陣苦笑。

    雖然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但是如此狗血的事情,也能讓自己碰上。還真是哔了狗了

    這時安蓉蓉的車突然停在一座大型的連鎖超市面前。

    她招呼陳硬漢一起走進了超剩

    陳硬漢並沒多想,他以爲安蓉蓉需要買一些生活用品。

    卻沒想到一進超市,安蓉蓉直奔食品區,開始買起的食材。

    漸漸的陳硬漢發現了不對勁。

    這些食材爲什麽看著如此眼熟?好像這兩一直都在吃他們來著。

    于是他便開口向安蓉蓉詢問,買這些到底要做什麽?

    安蓉蓉這才,今陳硬漢幫了她的忙。

    她想請陳硬漢吃一頓飯,以表示感謝。

    “就是,我今再做一頓給你們吃呗?”

    “不是呀,我是真心要感謝你嘛。”

    陳硬漢歎了口氣,看了看手中的食材。

    “你老是吃重複的東西,不膩嗎?”

    “不呀,挺好吃的。”安蓉蓉一臉呆萌地看著他。

    雖然這句話讓陳硬漢很高興,但是看她的表情又讓陳硬漢一陣無奈。

    “算了,算了,我來吧。”陳硬漢把手上的食材,放回了原處。重新構思食譜,挑選食材。

    他簡單的把菜譜跟安蓉蓉了一下,本意是想問問她,有什麽是不吃的,或者有什麽是想吃的。好調整菜譜。

    結果沒想到安蓉蓉在邊上直吸溜口水。

    要不要這麽沒出息。

    陳硬漢終于知道安明,安蓉蓉的缺點有多嚴重了。

    這妞兒是稍微有點兒丟人。

    陳硬漢一頭黑線。

    當兩人結束采買之後,在收銀台前,陳硬漢搶單居然沒搶過安蓉蓉。

    直接被她提溜著衣服扔到了一邊。

    陳硬漢真想大吼。

    我TM也有160斤的。怎麽就叫你像雞崽兒一樣,拎到一邊了。

    後來一想,算了。就當吃白食吧,自己又打不過她。

    可當兩人開著車,回到了家。

    拿著食材上樓時。

    安蓉蓉居然以她是個女生,沒有什麽力氣,拿不起來這些東西,爲由讓陳硬漢自己拿東西。

    陳硬漢在心裏吐槽,神TM女生。

    你拎我的時候都是單手,這些吃的,還有能有我沈?

    當兩人走出電梯,來到家門口時。

    房門突然打開。李欣擡頭望著他倆。

    安蓉蓉突然有種,背著閨蜜泡她男人,又被捉奸的既視福

    反倒是陳硬漢並沒有任何反應。

    他跟李新和安蓉蓉本來只是正常朋友。

    出于禮貌和李欣打了聲招呼。

    便拎著東西進了家門兒,等東西放好,才回過頭來跟兩人一下吃飯時間。

    之後就進屋忙碌去了。

    安蓉蓉心翼翼的,跟著李欣進了屋。

    一臉緊張的看著她。

    李欣冷著臉,回頭看著安蓉蓉。

    “吧幹什麽去了?”

    安蓉蓉本來還想撒個嬌,賣個萌好蒙混過關,結果看到李欣臉更冷了。

    只能一五一十的,將今發生的事情跟李欣了一下。

    本來以爲李欣會因爲自己拿陳硬漢當擋箭牌大發雷霆。

    卻沒想到李欣只是無奈的看著安蓉蓉。

    自家閨蜜算是徹底賴上陳硬漢了。

    “你這樣,老找陳硬漢做飯不合適。”李欣無奈的道。

    “那誰讓他做的那麽好吃啊。”安蓉蓉的理直氣壯。

    “你是不是覺得我做飯太難吃,才去賴上人家的?”

    李欣突然提高了腔調。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怎麽可能呢?咱們家欣欣做飯最好吃啦!”安蓉蓉一臉認真的道。

    “太假啦,有點浮誇。”李欣看著安蓉蓉道。

    看著閨蜜不上當,安榮突然眼睛一轉。對李欣道。

    “咱們經常去麻煩陳硬漢,是不太好。你看要不這樣,欣欣你坐一桌好吃的,咱請陳硬漢來吃好不好?”

    李欣聽了安蓉蓉的話,沈思一下點零頭。

    此時安蓉蓉心裏卻在想,死道友不死貧道。陳漢你不要怪我啊。我這也是爲了你好。

    另一面陳硬漢收拾好所有食材。

    一看時間已經下午一點多了,陳硬漢急忙戴上頭盔上個遊戲。

    今的遊戲目標是,把困難難度的魔焰峽谷通關。

    現在這個副本應該不會對衆人造成太大的困擾。

    三個時足夠打得完了。

    Emm,五點左右,正好可以開始做飯。

    一上線,發現青夜、冰冰、隨風三人,已經在副本裏聊著了。

    陳硬漢湊了過去,原來幾人正在聊昨視頻帖子的事情。

    對于這一下出名,青夜和隨風顯得非常興奮。

    不過那視頻裏,多少還是讓兩人不太滿意。

    隨風覺得自己出鏡太少,雖然畫面沖擊感十足,但是總覺得自己戲份不多。

    而青夜更是了。除了在山崖下驚鴻一瞥之外,再也沒有露臉。

    變成花之後,根本沒有人能認得出他,這讓他懊惱不已。

    反倒兩人一臉羨慕的看著陳硬漢。

    他那段兒實在是太帥了,隨風他看到那段的時候都激動的不能自己,簡直燃炸了有沒有?

    “低調,低調。”陳硬漢一臉得瑟的道。

    “發視頻的人,目的是什麽?”冰冰突然問道。

    幾人都是一愣。

    “你他的目的是爲了曝光咱們的實力?那會是誰做的呢?如果要是獨立日榮耀他們的人,那他們會長的話,完全可以避掉一些。讓他們的形象顯得更正面一點,昨罵的人可不少。如果不是他們又會是誰?”

    冰冰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給幾人聽。

    三人之前的興奮一掃而空。冰冰的話讓他們皺起了眉頭。

    她的很有道理,對方的動機,和做法實在是太奇怪,根本讓人琢磨不透。

    就在這時,淩玲也上線了。

    看著大家愁眉不展,她好奇的詢問道。

    隨風將冰冰的話跟她複述了一遍。

    淩玲聽後卻突然笑了。

    “這事兒無非就是,有人想打擊一下獨立日的榮耀公會。如果他的目的真是咱們的話,早晚會主動聯系咱們。並出他的目的。現在想這些,都是白搭。”

    聽著淩玲的話,幾人也沒再糾結。

    水到橋頭自然直吧。

    ……

    淩玲把副本難度改成困難,開始了今的挑戰。

    在第一波怪面前,冰冰爲了穩妥,試探性的打了一波蝾螈火蜥。

    衆人發現強度並沒有增加太多。

    于是陳硬漢直接把鈴蘭召喚出來,開著聖佛法相。直接一路a了過去。

    鈴蘭丫頭已經四級了,等到了五級就能解鎖新的技能。

    不過陳硬漢可不敢在打BOSS的時候帶著鈴蘭。

    因爲他在鈴蘭的屬性面板上,並沒有找到死亡後,如何複活的介紹。

    他害怕鈴蘭死了就會消失,所以太冒險的事都不敢讓鈴蘭上。

    在陳硬漢聖佛法相結束前,衆人就已經來到了副本第一個BOSS,翻焰童子的面前。

    也沒多猶豫,陳硬漢收了鈴蘭直接開打。

    他們發現困難難度下,翻焰童子的攻擊和防禦只增長了50%,而血量卻直接翻倍。

    難度提升還是非常大的。

    不過對于陳硬漢幾人來。

    增加的這些屬性根本就不算什麽。

    因爲幾人對比之前開荒普通副本時,提升可不是一倍這麽點。

    很快,第一階段就過去了,翻焰童子潛入了岩漿。

    陳硬漢直接開啓血怒。

    淩玲和冰冰開始瘋狂輸出。

    也就不到一分鍾的時間,第二階段就結束了。

    第三階段開始。這個階段下的翻焰童子。

    沖鋒前會對玩家造成減速,給玩家躲避它的沖鋒技能,造成了非常大的幹擾。

    可是對于有位移技能的陳硬漢幾人來,這根本就不是個事。

    青夜就更牛了,只要開著花靈附體,就會免疫一切控制。

    雖然移動速度會降低,但是影響卻微乎其微。

    終于老一倒下了,開始分贓。

    出了兩件藍裝,一件金裝。

    金裝是一件加傳送的戒指,一件極品裝備。

    不過沒有人拿著有用。

    現在隊伍裏大家的另一個戒指都是金色以上裝備,而且都是無法替換的。

    最後這個戒指給了淩玲,讓她有時間給買了。

    副本第二個BOSS之前的怪,都非常容易打。

    陳硬漢直接一波拉在一起,然後衆人給A掉。

    接下來就是岩心石人。

    它對如今的衆人來,簡單的不要不要的。

    而且岩心石人除了基礎屬性的增強外。

    技能上並沒有出現任何變化,很容易的衆人就把她推倒。

    這次出了一個金色的靴子。

    魔焰長靴

    品質:完美(金色)

    等級需求:5

    防禦力:3

    智力+8

    火屬性法術攻擊時附加8%傷害

    佩戴者獲得1級技能焰火彈。

    焰火彈

    職業:術士

    等級:2

    消耗:當前能量3

    施放速度:2秒

    發動距離:8米

    技能冷卻:2秒

    效果:向目標發射焰火彈,造成{(智力*)+(法術強度*)}*(技能等級*+1)的傷害,並且在5秒內造成此次傷害的15%火焰灼燒。該效果可以疊加,但不會刷新持續時間。

    術士職業目前最高傷害技能,自然分配給淩玲了。

    淩玲一下就有了鳥槍換炮的感覺。

    下到洞穴底下,陳硬漢幾人來到關底兒。

    魔焰獸的面前。

    還是那只大貓,還是藍色的火焰。

    不過這次陳硬漢決定幹個狠的,之前聖佛法相都用來清怪了,這次它決定,開著血怒加聖佛法相硬撸。

    于是這可憐的魔焰獸。堅持了不到5分鍾的時間。

    就倒在衆人面前。

    淩玲看了一下時間,從改完難度到現在。

    衆人也只用了30分鍾的時間。

    要知道這可是困難難度的魔焰峽谷啊,之前競速榜上第一的隊伍,用時1時05分。

    幾人這一下直接把這個記錄的時間縮短了一半。

    果然陳硬漢幾人一舉成爲,困難魔焰峽谷競速排行第一名。

    陳硬漢砸了砸嘴,覺得如今副本兒完全沒有挑戰性。

    他已經開始期待進入新的世界了。

    這次終于出了一件紅裝。

    竊取腰環(腰帶)

    品質:傳(紅色)

    等級需求:5

    背包格+30

    能量恢複速度(盜賊專屬)+50%

    敏捷+15

    攻擊時10%的幾率降低法系目標MP值30%。(適用于術士、遊醫、獵人、盜賊)

    佩戴者獲得瞬影步-魅影

    魅影

    觸發條件:瞬影步

    效果:當瞬影步發動以後的10秒內,再次使用瞬影步,會被再次傳送回初始位置。並觸發瞬影步附帶的一切屬性。

    這個腰帶上居然帶減目標的MP屬性,這簡直太牛了,這裝備就是爲了PK而生的。

    而且PK的時候,隨風的任務往往都是去偷襲遠程職業,或者奶。這裝備給了他簡直逆啊。

    隨風美滋滋的把裝備帶上。

    就在這時,萬百財突然發來信息。

    因爲之前的交易,雖然陳硬漢心中仍然不待見他,但是也不會完全拒收他信息。

    原來萬百才是來抱怨陳硬漢的。

    他不講信用,答應他兩不在賣攻略。

    卻沒想到昨居然有人直播。

    陳硬漢直接把論壇上的截圖發給了萬百財。

    那上面有日期,別人比你先買,我這也並不算失約。

    萬百財看到陳硬漢發來的信息,只能苦笑一聲。

    當時他真的忘記問,陳硬漢之前有沒有把攻略買出去。

    現在的確也不能埋怨陳硬漢。

    不過他並沒有虧,反倒賺一筆。

    因爲提前就聯系了買家,萬百財出手的速度非常快。

    在直播之前就已經賺了一倍還多。

    而且出于種種原因,主播雖然對整個副本攻略有所介紹。

    但是並沒有出副本的位置。

    再加上花錢買攻略的人,爲了自己的利益。也沒有向外傳播副本的位置。

    所以對于大多數玩家來。

    隱藏副本的位置依然是一個謎。

    這還是能賣點錢的。

    “工具人兄弟,昨視頻還好看吧。”

    “什麽視頻。”陳硬漢沒明白他的是什麽。

    “我讓我在獨立日榮耀的朋友,特意發的視頻。”萬百財繼續道。

    “那視頻是你發的。”什麽朋友啊,就是安排的間諜呗?賣他攻略的時候,萬百財就過他在獨立日榮耀公會有間諜。

    “當然。”萬百財回複到。

    陳硬漢皺起了眉頭。不明白他是什麽意思。

    “我那朋友今早上又發來消息。獨立日榮耀他們,決定今晚上12點挑戰通魔猿。”

    陳硬漢聽的消息並沒有回複。

    他在思考,萬百財這些到底是什麽目的。

    不過怎麽也沒想通,最後只能平淡地回了一句。

    “哦。”

    如此敷衍的態度,萬百財卻並不以爲意。

    反倒是話頭一轉,向陳硬漢問道。

    “兄弟,你願不願意做,一些別的買賣。”

    “什麽買賣。”

    陳硬漢想知道他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于是順著他道。

    “是這樣啊,兄弟。我這邊兒有幾個老板,希望找人帶隱藏副本。價格麽,老板出到2萬金一次。”

    陳硬漢看到萬百財給出的價格。

    急忙叫來淩玲,讓他幫忙出出主意。

    淩玲看著價格,就起了眉頭。

    她讓陳硬漢回應萬百財,問裝備分配的問題。

    萬百財皺起了眉頭,他沒想到陳硬漢會這麽快反應過來。但還是如實地道。

    “老板要全部裝備。”

    這回不用淩玲幫忙參謀了,陳硬漢直接就拒絕了。

    如今光一件橙裝,就不只能賣這一點兒錢。

    “2萬塊錢?光老板自己有拾取還差不多”。

    陳硬漢直接回複到。

    萬百財皺一下眉,但也沒有再什麽。

    今是周一,目前隱藏排行榜上依然還只有他們幾個。

    他並不知道今有沒有人嘗試。

    畢竟有了周失敗的經驗,都打算觀望一下別人開荒再。

    看了看時間還早。陳硬漢決定給隱藏副本再加一把火。